瑞可奇

还有一个问题。。。其实我有点好奇他为什么会被教会监视?是所以来教会的孩子都会被监视吗?那时候伊斯还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而且囚神线伊斯说灭绝令是提前就准备好的?!


有一个疑问,囚神线和神坠线伊斯死后并没有出现“xxx离开了你”的情况,也没有心碎,依旧能攻略,这是为啥?bug嘛?


天使的交易所

本坑来源于龙3小魔鬼说的“客人您最好出门右转去找找有没有天使开的交易所”;

欢脱向,本文有原创角色,小魔鬼几乎无出场,全程半架空,你弄不清楚我也不明白系列;

短篇未完,初三的黑历史之作,无文笔QAQ;

现在高三,不定期更;

预计结局有一个泽非向一个非泽向;

谢谢QwQ

——————————————————

路明非缓缓睁开眼睛,一片模糊的白光笼罩了整个视野。他咧了咧嘴,就算人家脑容量再少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压迫了视神经导致的暂时性失明”。宿醉对他来说算是常事了,但他依旧没本事习惯成自然,可惜现在晚上一个人喝闷酒真是越喝越多,他也同样没本事学李老先生对影成三人,屌 丝哪能跟诗仙比。

恍惚间,眼前好像多出了一个人影,也是白茫茫一片,似乎正探头过来,——就像天使吻上你的额头?

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的神S级脑回路确实与常人不同,他的第一反应是“白素贞?”,第二反应是“无常啊!!!”

“鬼叫什么,是我啦,你最贴心的后备军~”眼前的影子逐渐清晰,整齐的茶色短发,隐约的一张精致的小脸,带着纯良的笑。

——他真的猜对了,都是爱好勾魂的一类生物。

可是人家无常兄只兢兢业业专注勾魂一百年,这只小魔鬼还附带祖传耍贱卖萌技能呐!谁来收了这妖孽!

当路明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他发现有些不对了。他的床边空空荡荡,没有人影,什么都没有,猪窝一样的宿舍依旧猪窝,这附近连一个多出来的鞋印都没有。

真是怪了,宿醉还自带幻听功能?难道只是做了个梦?他心里这么想那家伙么?几天没见而已,连个做梦都梦到他。

路明非拍拍脸颊,准备出发去上课了。

同样的三餐、同样的课程、同样的乏善可陈,不过路明非也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无聊生活,就这样混过去一辈子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唯一让他觉得奇怪的是,最近这几个月完全没有什么龙苏醒的消息,好像都集体死机了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早晚烧香拜佛起了作用。

俗话说得好,这人呐,得学会知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别再贪心啦。

于是,生活平静美满却老想着龙王的路明非,成功地遭遇了灵异事件。

又是一次龙族谱系学测试,这次如果再没有及格的话,他这个月的奖学金就又泡汤了。

耳边满是沙沙的写字声,路明非心不在焉地转着笔,面前的试卷除了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Ricardor.M.Lu”之外什么都没写。考试什么的最烦了,换了别人不会写至少还可以策划下考试后怎么和女票男票狂欢来熬时间,他连个yy的对象都没有,天马行空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行。

路明非突然想,要是小魔鬼在这儿没准儿还能陪他聊会天啥地。可惜人家估计忙着呢,哪有空理一个废柴?

“嘿!路明非!”小孩子的声音。

路明非下意识地看向窗口,什么都没有。又幻听了?路明非甩甩头,继续发呆。

“路,明,非!”这一声好像变得不耐烦了。

路明非惊慌地四下望去,心说这小魔鬼光叫魂似的咋连个影都没有?

“唉,这里啦。”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恨铁不成钢的苦命爹娘。

“我说你这好久不见又玩什么神秘感啊……”路明非嘟囔着转头,却在看清那人的瞬间愣住了。

不是。

不是小魔鬼。

一身中性打扮的男孩坐在墙边的桌上,白得透明的衬衫上夹着金黄色的皮卡丘,显得调皮又毫无违和感,一头亮银色的短发温顺地贴在额前,美好得让人分不清性别。

不是他啊,却又这么像他,连这晃着腿的动作都这么像。

当然,先前就说过了,路明非脑容量有限,不够他思考如此高深的问题,他能做的只是拍案怒起:“你!又是何方神圣?!不不不你又是哪个山头的魔鬼桑?!”

男孩摇头笑了:“我不是魔鬼,也不是什么神圣。”

路明非心说瞧瞧这!圣母一样的光辉啊!简直天使下凡!再瞧瞧你啊路鸣泽,魔鬼气场已经可以为你配个“哦呵呵呵呵”的反派专用音了!

不过路明非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小把戏甚的唬不过他,管你天使还是魔鬼,现在出现在这就说明你有问题!

“咳咳,那敢问您老贵姓啊?”路明非心说他现在这镇定纯属是被那小魔鬼练出来的!

孩子愣了一下,随即认真地看着路明非:“我没有名字,不过你若是想叫我的话,可以叫我路鸣泽。”

“……”路明非心说你们都爱上这仨字了么?!个个都叫路鸣泽!干脆整个路鸣泽公会得了,里面全是路鸣泽。

可惜这个槽路明非没吐出来。路明非以一种哄小屁孩熊孩子一类生物的语气接着问他:“那为什么要叫路鸣泽啊?”

路鸣泽三号(暂且这么叫吧)没有回答,转头看了看讲台处。路明非也跟着回头,才意识到这里早就空无一人,而他的反应已经迟钝到完全发现。路明非捂脸,就他这样还算S级?连普通人类都比他强出百倍,感觉都快被自己蠢哭了嘿。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教室里空空荡荡的,他忽然就想起了之前的宿舍。

像是一种预兆啊……那个梦。

“你在想什么?”有人在他背后说。

路明非下意识地回头,下一刻心漏跳了一拍。

那个原本坐得远远的三号悄无声息地站在了路明非的身后,离他顶多只有一拳远。

“艾玛我的亲娘喂……鬼都被吓死了!你走路都不带声的吗!”路明非默默地抚慰着自己幼小的心灵,“多亏了以前小魔鬼的神出鬼没,我家小心脏现在还健全着那货可功不可没啊,下次见面给他颁发个最佳魔鬼奖什么的……”

三号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路明非磨磨叨叨说个不停,然后伸手碰了碰路明非的试卷。说也奇怪,其他什么东西都消失了,就只有这比脸还干净的卷子还留在这里碍眼。

从路明非的视角来看,就是那三号像是看着自己家崽子一样一脸慈爱地抚摸着卷子,又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路明非突然觉得胸腔左边好像疼了一下,整个身体都没有知觉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喂!喂!起床了!”

“唔……别吵……”

“太阳晒屁股了懒虫!”红发的巫女伸手在路明非耳朵上狠狠一拧。

伴随着“啊!”的一声痛呼,路明非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蹦起来,捂着耳朵一脸苦逼地看向面前的诺诺和旁边掩嘴笑着的苏茜。

诺诺撇了撇嘴嫌弃地拈起路明非的卷子:“你居然又能在考试的时候睡得像死猪一样也真心厉害。喂,我说你没有把口水留在上面吧?”

“哇塞!”苏茜凑过去看,“居然都答上了!”

路明非愣了一下,也把头伸了过去,满篇整齐的楷体字让他瞬间觉得自己是睡懵逼了,要不就是还在做梦。路明非反手甩了自己一嘴巴,嗷,好疼,不是做梦……

诺诺无语地瞥了他一眼,推开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脑袋,把试卷封进黑皮箱。

“诶!等会儿我!”苏茜跟过去,又在走出去前回头对着路明非小声嘟囔,“就你这傻样可怎么追诺诺啊……”

路明非还留在原地没有理她。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张写得满满的试卷,和手拿卷子的三号。

喂……我说,那小鬼该不会是路鸣泽那家伙扮的吧……

自从路明非脑内偶然出现了这个猜想后,他就开始下意识地对那三号的每一个举动加以关注,妄图得到点儿什么线索。

然后,关注的结果是……那货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大写的可疑。

就拿前天炼金课上的事儿说吧,从刚上课开始,三号君就一直坐在他身后表情恬静地注视着他,那堪称含情脉脉的目光盯得他头发都快立起来了。就在他第三千零一次以为自己背上已经被眼神戳出了洞的时候,那件被教授磕着教鞭横眉竖眼强调了一百遍的杯具终于发生了。*

在那一瞬间,路明非的心里居然不是什么“我就要死了可还没活够怎么办急在线等”而是被耳边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吸引过去了:“嘛,那玩意儿被讨厌的人念叨了这么多遍当然不爽要出来逛逛咯……”

果然不愧我们广大热心读者为他册封的路槽王之称。

扯远了。

眼前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连温度都下降了几十度,弥漫的白雾甚至冻结了时间。下一刻,雾气溃散,凭空迸发出的冰花就像碎玻璃上蜿蜒的裂痕。

路明非好像突然惊醒了一样,周围的同学没有人理会他,每个人都做着自己的事。路明非突然有些迷惘,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路明非想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然后他就知道了他喘个气都费劲的原因——

马丹他现在手上还提着死沉死沉的钢瓶啊!

路明非捂脸,他一定是被这个满是深井冰的学校带歪了。

可怜他这阳光正气的屌 丝男【划 三好市民啊。

刚才那些都只是梦吧……

等到下了课,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去看看那小鬼还在不在了。

他似乎真的在窗台上坐着,那个有些幼齿的黄色徽章还夹在衣领上,倔强地竖起耳朵。

他好像在笑。不过路明非也只看着了一瞬,然后就被走在他身后的同学推攘着出了实验室。

没准那些不是梦,而是那种叫什么灵视的玩意儿。不过换了种说法也没区别,反正小魔鬼也说过灵视是梦的一种,说白了就是一个意思。

而他也确切地听到了小魔鬼的声音,在他的灵视里。

虽然几个月不见了有点儿别扭,然而这也阻挡不了他想扯着那魔鬼衣领子抓狂的冲动——敢情你丫就这么愉快地看着我出丑?!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玩耍【划 交易了!

后来他才反应过来这事儿里最古怪的还是三号君,除了第一次以外,每次都只是露个脸就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嫌出场费太少还是最近嗓子发炎不乐意说话,让他连个下课去审问的机会都没有。

可疑,太可疑了,特大加粗的可疑。

不过他还是不大怀疑二号和三号是同一个人哦不魔鬼的,毕竟路鸣泽虽然有时候喜欢影帝一把,但也不至于能伪装成这模样,整个一浑身散发仙女【划 气场的纯洁无暇小白花啊!

然而路明非忘记了,他和那个二号魔鬼第一次见面时,他身上也是有着这种近乎圣洁到不染一丝尘埃的气质,现在这朵小白花也只能算是个仿得差不多的山寨货罢了。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个孩子一脚踏空坠入了凡世,披上了魔鬼的外衣,以业务员的身份在他身后耍贱卖萌,仿佛能为他付出一切。

路明非不知道,或者从没有意识到,而他也看不见作者的旁白。

又扯远了。

接下来的几天路明非都过得异常安稳,在他成绩发下来那天包括诺诺苏茜在内的广大童鞋惊恐的眼神以及某位废柴师兄“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么你怎么能现在就要各自飞呢”之类的嘤嘤嘤嘤除外。

*龙一里说的氢气钢瓶爆炸

只要伪酱进前五!我就把我落下的历史白皮练习册补全!进前三补全白加绿两本!QAQ伪酱加油啊

虽然我已经不再是团粉了但是既然以前他们给我带来过真心的快乐所以我基本不会回踩的,但是今天伪酱视频评论里看到一个评论真的太好笑了,大概内容就是“太可怜了,伪酱又只能自己孤单地打屠夫了”
笑死我了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